北京拆迁律师网专业北京著名拆迁律师,北京拆迁征地律师,北京拆迁安置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人民日报报道张兴奎律师代理的案件

人民日报报道张兴奎律师代理的案件

来源:北京拆迁律师网24小时热线:13701137157

 

网络连接:http://finance.people.com.cn/n/2013/1105/c1004-23430148.html

 

 

河南林州拆建之惑

 

 

本报记者 任胜利

2013年11月05日02:52 来源:人民日报

近日,河南林州市读者给记者来信反映:林州姚村镇大片耕地莫名开发成商品房;学校瞬间变身为商业地产项目;经省交通厅批建、尚未验收的镇客运站“出生即死亡”;大拆大建导致林州多处烂尾楼……10月下旬,记者两次到林州市有关区镇调查,感到该市的一些拆建项目确实让人困惑。

  姚村镇汽车站“刚出生即死亡”——

  前建后拆令人心疼

  到处残垣断壁,处处尘土飞扬,施工车辆不时呼啸而过,“姚村变城市 村民变市民”的大幅标语随处可见。这是记者在林州市姚村镇看到的景象。

  姚村镇位于太行山麓,地处晋、冀、豫三省交界,省道228东南线穿镇而过,交通条件十分便利,是闻名全国的汽车配件生产基地。去年,让姚村镇人特别心痛的一件事是,新建的汽车站“刚出生即死亡”。

  张永玲的家人2006年在姚村镇镇政府公开招标时中标,投资建设姚村镇汽车客运站。2012年5月,占地9.5亩、投资400多万元的姚村镇汽车客运站已经建设完工。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5月15日,姚村镇政府下了拆除通知,将于5月16日对汽车站强制拆除,要求张永玲的家人一天之内搬迁。

  因为拆迁补偿协议没有达成以及投资人的坚决保护,客运站主体至今还没被推倒,可附近临街商铺后面的几十亩玉米地却早在去年8月已被全部推掉。现在,这片土地已经成了施工场地,在建的临街新商铺已经封顶。

  “拆我们镇汽车站,不仅仅是投资者个人受损,关键是影响当地村民出行。大人出行不方便暂且不提,现在省道上来来往往的都是大货车,小孩子在这里等车可是不安全哪!”当地人抱怨说。

  按镇政府的说法,这次拆迁源于省道扩建的需求。可有关材料显示,“省道228东南线”扩建,2012年10月才通过省发改委审批立项。姚村镇汽车客运站等于先拆后批。姚村镇政府工作人员表示,该镇汽车站是否重建,那要看林州市交通部门的意见。

  根据知情人的指引,记者来到“姚村镇联中”。在联中校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格利维亚商业街”售楼部。售楼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公司已经将联中的土地买下,在这里开发商铺、商品房及酒店等项目。

  “联中学校为商业开发让路被拆,多可惜啊。公益性用地怎么能转眼变成商业地产项目?”姚村镇西张村王姓村民说。

  姚村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联中学校现已迁到林州四中,至于原校址开发商业地产项目他并不知情,分管领导不在家,也没法给记者答复。林州市房管局市场管理科负责人则坦言,“格利维亚商业街”并没有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

  龙山街道有村民三次“被拆迁”——

  反复折腾苦了百姓

  “我这几年就没过几天安稳的日子,可能是运气不好吧,我儿子家已经搬了三次,重建了三次。”提及自己多次搬迁的经历,林州市龙山街道办事处西街村的李菜省叹气道。从2005年7月到2012年8月,因为修路、修龙湖,他已在老宅基地原址附近经历了三次拆建。

  “规划改来改去,政策朝令夕改,坑的全是我们老百姓啊。”有着类似经历的西街村李姓村民感慨道。

  “我并不反对自家的土地在必要时为公路扩建让路,但不能让个别人打着公共利益的名义进行商业开发,我现在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姚村镇姚村居民杨庆国说起耕地被占用的经历,很是激动。

  2011年3月,杨庆国家里0.98亩基本农田被姚村镇政府以拓宽公路为名征用,但原址并没有像当初“规划”的那样完全用于公路拓宽,其中一半土地都被开发成了商品房——普罗旺斯小区。

  据普罗旺斯售楼部工作人员介绍,该小区位于姚村镇姚村村,占地600多亩,一期工程基本完工,已卖出1/3。

  当杨庆国提出被征用的土地为何改变使用性质时,姚村镇政府杨姓工作人员坦言:普罗旺斯小区的相关手续镇政府没有,有时连我们也见不到,征地、拆迁都是市里安排的工作,我们只是协调配合。

  圈占的良田闲置多年——

  宁愿长草不让种粮

  林州的大拆大建看起来很红火,但背后的隐忧也渐渐凸显。

  “姚村镇圈了好多地,闲置很多年都没有开发,看着那么肥沃的土地长满荒草,实在太可惜了!”在群众的指引下,记者在姚村镇下陶村附近见到了多片被圈起来的土地。

  “这一块就有300多亩地,听说是与北京的一家公司联合开发的,骗我们说是搞开发,现在闲置两年多了。他们宁愿长草,也不让我们种粮。”下陶村秦姓村民说。

  据姚村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下陶村被圈起的土地已经纳入了该镇工业园区规划,至于相关手续是否办理,如何办理,开发何时启动,镇政府并不清楚。

  重点小区门庭冷落——

  或像鬼城或成烂尾

  “西街村因修建龙湖而拆迁开发的‘东城旺世’就是‘鬼城’,占地好几百亩地,分12个区,晚上是黑压压一大片,灯光很少,根本没有人气儿。”西街村居民告诉记者。

  “开发商早就跑了,定金和部分房款交了两年多,至今也没交房。如今只能住到闺女家,天天提心吊胆的,也不知道啥时候会有结果。”“巴黎香榭”小区业主贾女士一脸的焦虑,手里小心翼翼地捏着多张收据。

  记者来到位于林州市长安路北段路东的“巴黎香榭”小区,只见小区售楼部玻璃墙灰尘遍布,斑驳的门檐,生锈的铁锁,小区内杂草丛生。

  据了解,“巴黎香榭”住宅开发项目占地140余亩,规划建筑20余万平方米。目前已完成投资2亿多元,小区20栋楼已有19栋封顶,虽然该小区并没有商品房预售许可证,但房屋已预售600余套。

  类似“巴黎香榭”境况的还有长安印象等多个小区。长安印象小区内只有一人留守,宽敞豪华的大门紧闭,无一办公人员。透过宽大的玻璃门,记者看到里面“政府支持项目”等宣传标语。

 

 

“拆解”大拆大建

 

当今中国,工地空前的多。无论是大中小城市还是乡镇乃至村庄,人们的视野中都很难躲开画着圈的“拆”字和推土机与塔吊。抱怨全城“秋叶与灰土齐飞,苍天共黄土一色”的,不仅仅是南京市民,类似的情景在河南林州市包括位于太行山麓的小镇姚村镇也同样上演着。吊车林立,满目疮痍,汽车站刚建好即被拆、农民房屋几年之内3次被迁3次重建、一些打着“政府支持项目”旗号的新建小区或像“鬼城”或成“烂尾”……

  是什么造成今日这种热火朝天、几近疯狂、以大拆大建为主导的“造城运动”?记者调查披露的林州市建设中的问题或许是一个可用来“拆解”、剖析的样本。

  从表象看,其暴露出的问题有:先拆后批,公益性用地被用于商业地产项目开发;以各种名义强势征地拆迁,导致民居被拆来迁去,百姓居无定所人无宁日;借修路、修湖等公共建设之机,强征农民承包耕地违规建商品房;以“工业园区”名义圈占的良田闲置荒芜;拆迁开发的小区犹如“鬼城”人烟稀少;住宅小区楼没建完开发商却不见踪影,购房者惶惶不可终日。其中大多数问题在当今的城镇化建设中带有相当的普遍性。

  如此混乱的大拆大建为何畅通无阻?百姓的弱势与政府的强势显而易见。“征地、拆迁都是市里安排的工作,我们只是协调配合”,姚村镇政府工作人员对于无合法手续的商建项目的说辞,人去楼空的开发商所建住宅小区中“政府支持项目”的标语,无不透露出这种强势味道。而在这种强势的背后,则是地方政府、开发商绑架百姓利益、房地产绑架城镇化的现实。

  地方政府在城镇化中大拆大建的强势主导,往往来自强势的领导。“一把手”的独断专行、说一不二及地方领导的频繁更换,是大拆大建不止的重要原因。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许多“新官”最喜欢、最习惯烧的“火”就是大拆大建。不管一些人打出的旗号多么冠冕堂皇,拆穿了,其倚仗的不外乎是权力,追求的不外乎是功名利禄。因为,大拆大建是出“成果”的最快途径。如今,一心为功名者已是少数,多数人瞄准的是功名背后的利禄升迁。在GDP的指挥棒下,在城市形象比城市功能更讨好、更讨巧的境况下,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以及所谓的旧城改造层出不穷实不为怪。急功近利的大拆大建的结果是,坑苦了百姓,破坏了环境,毁掉了文物,割断了文脉,扼杀了特色,浪费了资源,降低了公信力,助长了贪腐,并将贻害子孙。

  10月28日,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数据中心发布的中国城镇化调查数据显示,约16%即6430万的家庭在最近一波城镇化过程中遭遇过征地、拆迁。近些年,强征暴拆引发的社会矛盾、社会冲突不断加剧,大跃进式的城镇化建设的隐患与问题也日益显现。

  现实告诉我们,民主与法治的保障不到位,就不会有科学发展,就难有美丽中国的现实景象。

上一篇:凤凰卫视报道张律师办理的案件

下一篇:没有了!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TAG: